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不為五斗米折腰 ˋˊ

這幾天某製作單位又打電話給我
叫我去上胡瓜的保齡球節目
搞不好是因為唱了"拎老幕咖後"所以紅了
可是也沒人跟我簽唱片約

打了兩次電話給我
都在我睡覺的時候
莫名奇妙!

其實我強烈的懷疑他們把我們大學生當做廉價勞工
想想看上次參加"男生女生配"
七早八早就要去報到
待在化妝室讓工作人員罵
等大牌主持人來
到棚內排演
就這樣耗了大概2.3個小時
沒有便當吃就算了
連飲料都沒有一杯

最後的車馬費:500元

這次的B.J GO!
我下定決心不會去參加了 ˋˊ
要讓他們知道
大學生不是好欺負的

黑心演藝圈去死!

小ㄟ冷

痛死了...

嘖...
又過了睡眠時間了
偏偏手又痛的半死
上來寫寫文章也好

喔 對了
話說在前頭
想看這篇的
覺得自己好像是主角的
別覺得我如何如何
我只是寫寫
寫完之後 我還是會乖的跟什麼一樣
就別來為難我了

我決定了 下定決心了
我要去看手 手好之前 不丟球了
棒球 壘球都是
因為真的痛到受不了了
很怕以後不能再碰球了
誰叫我當初活該

去年暑假 一聽到可以練投手
多興奮阿
不過畢竟還是太年輕了
不知道好好保護手臂
投完球以為冰敷就沒事了
管他熱身夠不夠 肌肉疲不疲勞
練投個幾球 ("阿是練投完了沒?" "喔!是!好了!")
就上場啦~~~
投到手痛到受不了 腳都有點抖了 才下場
單純的練習賽...手就這樣掰掰了...

嗯 沒錯 只是單純的練習賽而已...
(其實...如果我想多熱幾球 應該就會被靠北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幹麻那麼拼
可能是出自不服輸的心
可能是被罵的受不了
或是怕被說"給你上場你又不要 不給你上場你又不爽"
應該都有吧
縱使上場了 又如何?
還是被看不起
在場上
對手.同隊的野手.學弟通通說我很遜...
同學.學長.學弟 你們這是何苦呢?

已經不太知道待在那邊要幹麻了
學長要有學長的樣子
是阿
可是我的學長什麼時候會讓我看起來有學長的樣子?
喔 有啦
當他們說出 "都當學長了 丟(投.打)球還丟(投.打)這樣"
我才發現 原來我是學長

我說的話學弟愛理不理的
雖然很不爽
但至少我很明白是怎麼回事
球技爛嘛

當學弟的面說我爛 說我都沒有當學長的自知之明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表現學長的樣子了
在學弟眼裡
"他是一個比我們大幾歲 球技爛爛的 陪公子哥練球的人"
我想這樣比較貼切點

說到球技 我也不太懂學生棒球所謂的強弱在哪
尤其是乙組的
普遍來說 球速快也快不了多少 變化球也不可能十分犀利
三成打擊率就是好打者
那就是表示十次打擊三次成功就很厲害了
失誤? 那更常見 球員本身 場地 都有很多變因
既然不可能打職業 也沒有薪水領
快快樂樂的打健康棒球 輕鬆許多

不是輕鬆就沒有士氣 沒有實力
其實我一直覺得 帶球隊跟帶社團沒兩樣
大家互開無傷大雅的玩笑 一起朝向同一目標
快快樂樂的練活動 偶而嚴肅 偶而歡笑
士氣還是很高昂
反之
嘴賤來嘴賤去 差別待遇
不留情面的罵人 光憑印象做事
別說帶球隊了 連聯誼性社團都會烏煙瘴氣的
表面上的士氣 哼哼 好吧 也算是士氣
(感謝基友會 給了我機會擔任宿營執行長 永遠懷念…

我辭了

這次我真的辭了
大概前幾個月開始
嘴巴就一直嚷著要辭職不幹了
颱風天 下雨天 寒流 宿醉
不管怎樣的外送 都很辛苦 很GY
常常回到店裡就想摔安全帽
很累

做吃的還有另一項缺點就是
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安安穩穩的吃飯
單子一個接一個的來
電話聲響起我就罵一聲幹
沒辦法 我肚子餓了
客人吃的飽飽的
錢付給愛拍廣告的老外
我最多只有外送十塊錢

有時候外送完回到店裡
會有人一句話都不說
就把外送的貼條貼在我身上
這就是老鳥
找人代班也會被閒言閒語
這也是老鳥
做了快一年
班排的少 升不上去
還是底薪八十五
因為上班不有趣又累
永遠的菜鳥 GY

Shit always happens
跟八卦雜誌一樣
幾百年前的事情也可以拿出來講
有人衰 我也跟著衰
也好 這正好是把我轟出那裡的再見鳥安
雖然鳥 但是安打就是安打
食品業也開始中職化

小清
當個七十元小服務生
擦擦杯子 端端盤子 洗洗廁所
包吃包喝 其實說實在也不錯
打屁 打牌 看電視 偷倒點酒來喝
愜意的工作

如果有機會
我真想摔個安全帽看看

在夢中也可以

Lil' Allen

話說我下個月升八十
很酷ㄋ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