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5的文章

Dear god, stop torturing me...

這件事情 是時候該落幕了
我的文章 也該回到自我了
我累了 真的好累

好想睡覺 好想早起去上那一堂必點的課
起的來嗎? 睡的著嗎? 我不知道...

現在才有離開的念頭 會不會太晚?
是不是早在一年前 我就該離開了?
如果我真離開 現在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Something will change; but something will never change.
以前我只想跟妳說社團的事情
現在則是只有社團的事情我們才有可能說話
這算不算報應? 我喜歡講 就讓我一次講個夠

難道我真的不能有私心嗎...?
如果當初我能多為自己想一點
想清楚 到底什麼是我一直以來想要的
我現在會不會過的開心一點呢?

Dear god, please don't torture me no more.
我是輸家
我永遠不能作出真正能讓我的生活快樂的選擇...
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that wisdom?

那些罵我 不認同我的人
你們贏了 我真的認輸了
就算我贏了 又如何 我還是找不回我要的快樂

我失去的東西 夠多了
沒人可以再從我這邊得到什麼了
我破產了

當你們擁有了自己幸福的生活
好好的珍惜它吧
別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

這種感覺 似曾相識
喔不 應該說 一直都是...

小ㄟ冷

其鴻猛將 一句話點醒我夢中人

其鴻說:
"他就只是一心....處心積慮的想讓你做值星官...因為你不做大家一定會選他"
"他只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還有所有言論的壓力都加在你身上"
"只因為它只想逃避"
"老人對社團都是盡一點義務而已...哪有人還敢去責備"
"不要自以為還是基友會的會長....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吧"
"幹..你沒嗆他就不錯了...他居然還敢嗆你...執行長屌就大嗎....什麼東東...搞不清楚自己的輩份"
"你太容易就屈服於別人的強勢下了"
其鴻你說的對 我要去宿營大玩特玩啦!!!
大家好 我是小隊輔
宿營請大家多多支持河馬跟小ㄟ冷組成的小隊喔
YA~~~

小ㄟ冷

我想我不夠愛基友會

我真恨我不夠愛基友會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不想當值星官 所以暑假去拉票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MSN罵人王八蛋 而在BLOG說要好好談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開會就是要罵人.罵完人圓融 順便訓練自己當值星官罵人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讓執行長為了學弟妹宿營犧牲 每天來練活動又準時到現場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當一個被嗆好玩的值星官 還要裝沒事以顧全大局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跟我就是不喜歡的人來當好朋友 以免影響幹部間的感情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直接講明我不當值星官 因為棒球隊要練球怕可能出問題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被說要翻盤 還可以裝作若無其事以顧全大局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直接跟罵人的人講明其他幹部不喜歡來玩社團還被罵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自己一個人從淡水騎車到桃園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對自己不公平 所以不管會不會發生問題都要拖人下水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放棄兩年來的辛苦練球 在今年的比賽坐板凳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不去在乎學長姊們知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學長擺明了要我當值星官 我就坦然面對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不在乎繳錢參加連先行都不能跟去玩的宿營 自己一個人裝兇 坐在帳棚發呆一整天的值星官
為什麼我不能愛基友會愛到 讓我自己身高矮一點 不適合當值星官 這樣大家就能快樂的去宿營了
我真恨我不夠愛基友會

小ㄟ冷

忍不住想說了

就直接說吧
今年辦宿營我們這一屆要選出一個值星官
值星官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當然是沒人想當阿
其實我也不例外 只不過倒是也有想過當值星官好像也是不同的經驗
畢竟大四還可以當隊輔
十月底 棒球隊要比賽
好死不死 宿營剛好在十月中的練球日
八九不離十的假日兩天都要練
這下可好了 去請假 教練搞不好連給我上場的機會都沒有了
因為大家都再衝刺比賽嘛
可是我還是很想去宿營 宿營超好玩的阿
前幾次練球時 鼓起勇氣去跟隊長說 "我們社團辦宿營 可不可以只練上午就好 我想請假去參加"
隊長也沒有太刁難我啦 只是要我去跟教練說一下
聽到這答案 就覺得應該有機會可以去 還滿開心的
但是值星官歷年以來都要跟著幹部們在活動前一天先行
因為可能要了解一下狀況 還有配合幹部的活動
所以如果選我 可能會比較麻煩 而且也不敢保證棒球隊會不會忽然有狀況發生
畢竟少一個隊輔沒關係 少一個值星官比較麻煩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為什麼大家就是硬要選我
即使我開頭就直接跟大家說 "我不能先行 我怕會有問題 倒不如其他人來票選就好"
"還有阿 我現在跟大家說 到時候如果真的選到我 不要說我想翻案"
講到這邊 大家好像都了解我在說什麼
也決定要先選出兩個方案
A.值星官一定要先行
B.值星官不一定要先行
很明顯的 如果大家覺得A比較好 那我就不參加票選
如果是B 那就大家一起選
這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四的學長聽不懂我所說的意思
所以我跟同屆的朋友跟他有了小爭執
學長甚至對我說了這一句話
"如果是A方案 就不會是你(這當然) 如果是B方案 就是你(...?)"
這一句話其實我不太懂 為什麼如果是B方案就是我?
不過算了 這句話不重要
莫名其妙的是
明明說好了先選方案 怎麼聽到主持人說 "那我們現在來選值星官吧!"
這讓我更不懂了
而我聽到的理由是 "如果選到你 我們再決定A方案 還是B方案好了"
見鬼了...
那如果選到我 後來選方案選到A 那不就要重選一次值星官?
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何況如果真的選到我 那我一開始提出的問題我再提出來
大家會不會覺得我想翻案?
不過想了一下 投票前我有跟大家說了 應該不至於會這樣吧
好啦 投完票 結果是我
我跟另外一個朋友就開始提出問題啦
果然 討論的轟轟烈烈的 反倒是同屆有投我票的人說不出什麼意見來
到底是投心酸的還是說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我還是不知道

不要跟豬打架

"不要跟豬打架 你會弄的全身髒兮兮 而豬會以為你在跟他玩!"
一直以來 我都覺得我是一個不平凡的人物 所以會接受到不平凡的待遇
果然 這是沒錯的
社團裡要投票選一個重要人物
雖然我發表了對我當選相當不利的政見
有可能會造成我在投票前提早落馬
可以說是拿保證金開玩笑
但是我人氣之旺 可以抵消我的不當言論
看來可能是有份量相當重的樁腳人士幫我佈好樁
可是我卻沒有花任何一毛錢喔
唯一有花到錢的人卻沒有投我一票 誰叫我打牌欠了他一屁股債...
這種聲望 如果空間轉換
來到了清朝末年 我應該就是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的偉人
到了歐洲 我就是那推倒柏林圍牆的人吧
雖然當選後眼前的挑戰會非常的坎坷
但是壓倒性的票數還是讓我登上了寶座 無比的感謝
舉個例來說好了
我必須要一個人在公道上一路奔馳
跟遊覽車拼個你死我活 不比它快 誓不罷休
話說我在淡水達美樂混了那麼久 靠的就是三樣東西
速度 膽識 技巧好
但是鄧風說過 "就算是獅子博兔 也要以全力之姿"
想想也有道理
但是我的125c.c迪爵連避震都有問題
更不要說高級跑車上必備的NOS瞬間加速器了
車上也沒有加裝高速公路收費站自動感應器
連唯一能贏過法拉利的機會都沒有
眼前一片黑
還好帶頭大哥說 "與其要跟遊覽車一拼高下 何不坐上車就好了呢?"
好一個退一步海闊天空
凡是只要換個角度思考 什麼事情都可以輕鬆解決了
不過我從現在開始倒是要好好訓練我的口才了
我得坐在旁邊跟司機打好關係 免得他看破帶頭大哥的計謀
發現我其實是要早一步比遊覽車先到目的地而把我踢下車
話題拉回來
在所有的競選人當中 也不乏泛泛之輩
但是我當選了 即使必須要嘗試以前從未經歷過的困難 來接下這一個重擔
那請問一下 "如果你的當選會造成那麼多的困難 那為什麼大家還是堅持投你一票呢?"
這位T威逼ㄟ死的讀者問的好
其實這問題我也不太清楚
基本上這些困難是我可能喪失掉我的保證金 而我還是主動提出來的問題
正如我一開始所說的 "因為我這一生就是要有不平凡的待遇!"
就跟好萊屋電影一樣
常常有人在問 "為什麼主角都不會死 而且每個都有威能?!"
"笨蛋! 不是因為他當主角才不會死 才有威能. 而是因為他有威能才可以當主角!"
Yeah~ This is the point.
My name is Neo. I am the …

國際中出日

繼中秋節後
大家不要忘記今天也是國際中出日
所以我為了我們新組成的MIB樂團寫了一首歌
每條大街小巷 每個人的嘴裡 見面第一句話 就是中出中出
中出中出中出妳阿 中出中出中出妳
祝大家中出節都有的中出

中出不得的小ㄟ冷

史上最蠢告白方式

說到我的人生
真的是十分的有趣
想到國中 蠢事一堆
當時我喜歡上一個女生
中學生時期
純純的愛 連牽個手都可以高興個好幾天
所以追女生當然也不會有什麼高招啦
只會跟男生同學們講一些有的沒的 不入流的話
但是就是有那麼一天
心血來潮 欲罷不能 不吐不快
所以我決定跟那位幸運的女性告白了
五點下課鈴響 一如往常的
男男女女魚貫出校
雖然大家身上都穿一樣的制服
不過卻掩蓋不住那可愛女生所散發的光芒
由於我的狐群狗黨們你一句我一句的 "衝了阿!" "告白了啦!"
我們就趁著她離開兩路縱隊的時候 兵分多路的攔住他的去路
Yeah~ My time is now!
首先 我先衝到她的面前
跟她打了一聲招呼 "Hi~"
她先愣了一下 對我笑了笑
不過我卻覺得那是恐懼的笑...
這也難怪 因為我那幾個朋友就埋伏在四處一直對著我們笑 orz
"那個... 我有事情想跟妳說..."
縱使這一句話那麼的誠懇 但是我的臉上卻一直不斷的傻笑
"喔 好阿 你說..."
雖然她接受了我的要求 但是我卻感覺她一點都不想聽...
"那個 我很喜歡妳 我可以跟妳交往嗎?"
最基本的告白方式 沒什麼好說的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 我持續傻笑中...
"喔... 對不起... 我覺得不適合..."
簡單又靦腆的一句話 灑脫的發了我一張好人卡
"喔... 那... 對不起... 浪費妳的時間 那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嗎?"
不愧是小ㄟ冷 在那麼沮喪的情況下 還能那麼有紳士風度
"可以阿 ^_^"
我想... 她應該是在開心 終於講完了 可以走了
"恩恩 那再見摟... ^_^"
沒想到這一句普通的道別 卻是我這一輩子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當天我回家的時候 我知道 我不能只有沮喪 我還要反省為什麼失敗
要在失敗中學習!
最後 我知道了原因
沒有人在告白的時候還傻笑的
沒有人在告白的時候身邊還一堆人的
但是最重要的原因 我想應該是...
當我告白的那一瞬間
我聽到了四周傳來了竊笑 並說著 "ㄟ冷好白痴 XD"
是的...
當我反省完之後
我腦中一直圍繞著那一句話...
"ㄟ冷好白痴..."

現在我是小ㄟ冷 不白痴

Someone says...

上次看電視看到一個名製作人的專訪
他說 "一生中談過很多次戀愛的人跟只談過一次轟轟烈烈的愛的人 都可以寫出動人的詞"
奇怪的是 為什麼我寫不出詞來?
是因為我只會打球喇賽而不是音樂創作者嗎?
還是因為我天生文筆就不好?
痾 應該都不是...
大概是我從來都沒有用心去體會什麼才是真正的感情
從現在開始吧
簡簡單單的愛就好
我真的只有這個願望而已
希望我有一天可以寫出自己的詞
God bless 小ㄟ冷

屁眼好痛

今天拉完屎
要洗屁屁的時候
忘記把熱水器關掉
燙到了我的屁眼
好痛

小ㄟ冷

Listen to me...

最重要的是感情阿 笨蛋!

小ㄟ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