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死了...

嘖...
又過了睡眠時間了
偏偏手又痛的半死
上來寫寫文章也好

喔 對了
話說在前頭
想看這篇的
覺得自己好像是主角的
別覺得我如何如何
我只是寫寫
寫完之後 我還是會乖的跟什麼一樣
就別來為難我了

我決定了 下定決心了
我要去看手 手好之前 不丟球了
棒球 壘球都是
因為真的痛到受不了了
很怕以後不能再碰球了
誰叫我當初活該

去年暑假 一聽到可以練投手
多興奮阿
不過畢竟還是太年輕了
不知道好好保護手臂
投完球以為冰敷就沒事了
管他熱身夠不夠 肌肉疲不疲勞
練投個幾球 ("阿是練投完了沒?" "喔!是!好了!")
就上場啦~~~
投到手痛到受不了 腳都有點抖了 才下場
單純的練習賽...手就這樣掰掰了...

嗯 沒錯 只是單純的練習賽而已...
(其實...如果我想多熱幾球 應該就會被靠北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幹麻那麼拼
可能是出自不服輸的心
可能是被罵的受不了
或是怕被說"給你上場你又不要 不給你上場你又不爽"
應該都有吧
縱使上場了 又如何?
還是被看不起
在場上
對手.同隊的野手.學弟通通說我很遜...
同學.學長.學弟 你們這是何苦呢?

已經不太知道待在那邊要幹麻了
學長要有學長的樣子
是阿
可是我的學長什麼時候會讓我看起來有學長的樣子?
喔 有啦
當他們說出 "都當學長了 丟(投.打)球還丟(投.打)這樣"
我才發現 原來我是學長

我說的話學弟愛理不理的
雖然很不爽
但至少我很明白是怎麼回事
球技爛嘛

當學弟的面說我爛 說我都沒有當學長的自知之明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表現學長的樣子了
在學弟眼裡
"他是一個比我們大幾歲 球技爛爛的 陪公子哥練球的人"
我想這樣比較貼切點

說到球技 我也不太懂學生棒球所謂的強弱在哪
尤其是乙組的
普遍來說 球速快也快不了多少 變化球也不可能十分犀利
三成打擊率就是好打者
那就是表示十次打擊三次成功就很厲害了
失誤? 那更常見 球員本身 場地 都有很多變因
既然不可能打職業 也沒有薪水領
快快樂樂的打健康棒球 輕鬆許多

不是輕鬆就沒有士氣 沒有實力
其實我一直覺得 帶球隊跟帶社團沒兩樣
大家互開無傷大雅的玩笑 一起朝向同一目標
快快樂樂的練活動 偶而嚴肅 偶而歡笑
士氣還是很高昂
反之
嘴賤來嘴賤去 差別待遇
不留情面的罵人 光憑印象做事
別說帶球隊了 連聯誼性社團都會烏煙瘴氣的
表面上的士氣 哼哼 好吧 也算是士氣
(感謝基友會 給了我機會擔任宿營執行長 永遠懷念那陣時光)

不過我更體會到一件事情了
實力雖然重要沒錯 但是說話更要大聲
西瓜偎大邊更是最好的謀生方式
人家笑 可以跟著笑
但是當開始罵人 牙齒千萬不要露出來

噗 這讓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我一失誤 罵聲四起 不絕於耳
換個人失誤 生氣 自責
"No mind! No mind!" 也不絕於耳
練球隊友找我哈拉一下 我講沒幾句 又是罵聲四起
偏偏就是有人聊到天昏地暗 達到忘我的境界 卻沒人吭聲
奇也怪哉
練球時嬉鬧 我嚐過苦頭了 不太敢了
但是有人就是可以嬉鬧 反正大家也不會說什麼
我也不會說什麼 只會心裡偷偷罵個幹而已

差別待遇嗎? 我也不知道 應該是我球技爛 要認真一點

棒球真的是很印象的運動
就連職棒統一獅隊也被網友笑稱有一堆愛將
明明就是不怎麼樣 很會失誤的還是可以當先發
就我看來 球隊好像也沒什麼看狀況上場或什麼的
總是熟面孔
失誤就加油 多練練 這是愛將
失誤就下場 看看球 這是棄將

帶人還是要帶心阿...

寫了這些 也無關痛癢
就跟選舉一樣 一時的激情
其實很多事情都是一言難盡
有時候我看你白爛 可是事實上卻是我白爛
反之亦然

最後說一下
其實我今天從剛開始的遠傳熱身手就會痛了
所以會變側投或是硬催球亂跑
為什麼我不說?
因為以前有人跟我說過這麼一句話
"才這樣就喊手痛喔?"
我不想再聽一次了 很簡單的理由

小ㄟ冷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光三越樓管生涯謝幕

金斯大 “Mafia" Middle-age Aged Jeans 開箱文

關於百貨血汗勞動櫃姐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