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想說了

就直接說吧
今年辦宿營我們這一屆要選出一個值星官
值星官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當然是沒人想當阿
其實我也不例外 只不過倒是也有想過當值星官好像也是不同的經驗
畢竟大四還可以當隊輔
十月底 棒球隊要比賽
好死不死 宿營剛好在十月中的練球日
八九不離十的假日兩天都要練
這下可好了 去請假 教練搞不好連給我上場的機會都沒有了
因為大家都再衝刺比賽嘛
可是我還是很想去宿營 宿營超好玩的阿
前幾次練球時 鼓起勇氣去跟隊長說 "我們社團辦宿營 可不可以只練上午就好 我想請假去參加"
隊長也沒有太刁難我啦 只是要我去跟教練說一下
聽到這答案 就覺得應該有機會可以去 還滿開心的
但是值星官歷年以來都要跟著幹部們在活動前一天先行
因為可能要了解一下狀況 還有配合幹部的活動
所以如果選我 可能會比較麻煩 而且也不敢保證棒球隊會不會忽然有狀況發生
畢竟少一個隊輔沒關係 少一個值星官比較麻煩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為什麼大家就是硬要選我
即使我開頭就直接跟大家說 "我不能先行 我怕會有問題 倒不如其他人來票選就好"
"還有阿 我現在跟大家說 到時候如果真的選到我 不要說我想翻案"
講到這邊 大家好像都了解我在說什麼
也決定要先選出兩個方案
A.值星官一定要先行
B.值星官不一定要先行
很明顯的 如果大家覺得A比較好 那我就不參加票選
如果是B 那就大家一起選
這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四的學長聽不懂我所說的意思
所以我跟同屆的朋友跟他有了小爭執
學長甚至對我說了這一句話
"如果是A方案 就不會是你(這當然) 如果是B方案 就是你(...?)"
這一句話其實我不太懂 為什麼如果是B方案就是我?
不過算了 這句話不重要
莫名其妙的是
明明說好了先選方案 怎麼聽到主持人說 "那我們現在來選值星官吧!"
這讓我更不懂了
而我聽到的理由是 "如果選到你 我們再決定A方案 還是B方案好了"
見鬼了...
那如果選到我 後來選方案選到A 那不就要重選一次值星官?
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何況如果真的選到我 那我一開始提出的問題我再提出來
大家會不會覺得我想翻案?
不過想了一下 投票前我有跟大家說了 應該不至於會這樣吧
好啦 投完票 結果是我
我跟另外一個朋友就開始提出問題啦
果然 討論的轟轟烈烈的 反倒是同屆有投我票的人說不出什麼意見來
到底是投心酸的還是說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我還是不知道
既然麻煩的事情一堆 為什麼還是堅持要我 我真的那麼出眾喔?
好啦 既然值星官是宿營需要的 那當然要找主辦人
其實只是想問他"如果不先行的話可不可以?" 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想成是來當黑臉
更勁爆的還在後面勒
"你就不能為學弟所辦的宿營犧牲一下嗎?" "如果不能跟學弟妹接觸 那乾脆就自己騎車去阿!"
犧牲... 幹部卸任後 對基友會的幫忙並不是義務 這大家都知道 也都會說
不過不管是練完球 還是上班後 我還是會去看他們練活動 練多晚看多晚
可是沒差 我樂在其中 不管是給意見 還是有問題要問我 都是來者不拒
今天跟我說到犧牲? 我無言
難道要去跑腿買水買飲料嗎?
一個人騎車去 大哥 淡水到桃園很近嗎?
我練完球累的半死還要直接殺過去? 好像很輕鬆
說難聽一點 我繳錢讓自己那麼累幹嘛?
後來說可以跟學弟妹一起坐遊覽車 不過不能跟學弟妹有接觸 一路上就要自己發呆 裝屎面
這對我來說 太強人所難了吧 我只想開開心心的玩阿
最後改成 "可以跟學弟妹接觸 不過下車後就要轉換 這是你應該做的!"
嗯 那學弟妹如果以為我在裝 失去了值星官的作用 是不是我不盡責?
撇開這不談 我最在意的是口氣問題
別用一付好像我是學弟的口氣跟我說話好嗎?
好說歹說 我去年辦的宿營是給你們今年接幹部的這一屆玩的耶 老大...
既然木已成舟 那好吧 我也不想多說了 主辦人給我一句他OK 那我OK
但是我需要自己的空間來喘息一下 我何苦要受這種氣
所以我先走啦
說實話 從我被選為值星官
我沒說過一句難聽的話
之後去看你們練活動
什麼地方可以改進 有地方出問題的 我知道什麼就教什麼
咦? 見鬼了
怎麼聽到大三大四的聲音是說我想翻案
而且還很幼稚
變的一付好像是自私自利的小鬼一樣
拜託...
如果做到這樣還不夠 那我當初丟一句 "選我當值星官 我就不去宿營了!" 不就好了?
現在還需要被說成這樣?
其實想想 現在的情況如果跟直接烙那一句話好像沒什麼分別
那我應該早就該說那一句話的 現在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了
值星官要跟幹部們做好溝通的工作 不然值星官就等於廢了
我現在自私一點好了 跟我說話的口氣最好是好一點 不然我是不會溝通的
應該不會連這一點的自私都不能施捨給我吧?

除了無言還是無言的小ㄟ冷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光三越樓管生涯謝幕

金斯大 “Mafia" Middle-age Aged Jeans 開箱文

關於百貨血汗勞動櫃姐一事